廣告

2020 年 8 月
 12
3456789
10111213141516
17181920212223
24252627282930
31  

彙整

民主跟專制的差別

民主跟專制的差別 民主腐化後,沒有翻身的機會,被財團跟政客永恆控制,永遠無法翻轉,除非第三政權入侵。 專制腐化後,只要有明君出現,是有機會翻轉的!(歷史5000多年來很多案例) 明君傾聽民意,更能實踐民意,才是能真正實踐民主的方式!

823砲戰大陸版歷史觀點-1958炮擊金門

1958年炮擊金門,也就是我們小時候所知道的823砲戰,今天滿62周年,央視特別製作了這系列的歷史節目,這個逐漸被台灣人遺忘的歷史,台灣完全不想提,那就來看看大陸的歷史觀點吧

========

看完後我的觀點:

首先要感謝這些金門戰線的先烈奮戰,讓台灣能有安定的發展機會。

前線奮戰的先烈,對比陳菊,真心覺得美麗島事件就是在國家正要發展經濟正要起飛時的反骨勢力,扯國家後腿的勢力(這觀點來自於我認為我是中華民國的國民),再看高雄泰勞暴動剝削弊案(這些剝削外勞很可惡的台灣人),當時陳菊就是勞動部部長,G邁就是高雄代理市長,還能說自己是人權鬥士?G賣如果是好的高雄市長2005年早就把高雄發展得很好啦,陳菊如今以人權鬥士之名強渡關山硬坐上監察院院長,這歷史有多噁心,將來歷史自會公斷!

對岸紀錄片跟我現在的觀點可以拼貼上一些,就是美國人才是最可惡的,當年分化國共的就是美國佬,讓我們退出聯合國的也是美國佬,老蔣掉進泥沼難自拔,想透過美國幫我們奪回大陸,我能體會這心境,但是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看看美國這匹黃鼠狼接下來以中共犯台為由,勒索了中華民國幾十年,那些民脂民膏,都可以讓多少小朋友衣食無慮(減輕父母負擔),無償接受國民教育!重點是中共有打過來嗎?

對於毛澤東先生的觀點,我覺得也沒必要全盤否決他,就像老蔣也不是完人,各有功過,再823砲擊歷史上,也都有憐憫之心(都是中國人想要說服對方統一)。

大家覺得望希特勒是惡魔,如果你稍微看一下希特勒怎麼崛起的,你就會有驚然的發現,沒錯,就是煽動人民策動暴動,跟台灣民進黨像極了!但人家都說惡魔之所以叫惡魔,也有人家厲害的地方,這也是民進黨能執政的原因,人民太好煽動………..

#知己知彼百戰百勝

經國先生日記-中華民國能選舉後後台灣有變比較好?大陸人民不能選舉,但大陸有變差?這是值得深思的一件事.............

(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ush({});

 

中華民國能選舉後後台灣有變比較好?大陸人民不能選舉,但大陸有變差?這是值得深思的一件事………….———你可以發現,討厭國民黨的,很多人其實都是國民黨扶植出來的,許信良 蔡英文 也都是其中之一,而扶植出來的是要為國家人民做事,但這些人卻是要鬥爭奪權力為主,這有點像你把小孩養大,結果小孩跟你唱反調外,還要鬥爭你………….我能理解蔣經國痛恨美國流氓的心境,痛恨黨外人士的心境,因為當我在為國為民建設台灣,讓正常老百姓安居樂業時,這些人老是在扯後腿。

https://www.gvm.com.tw/article/73691?fbclid=IwAR2wmAD20PYT-CZam_eCV1o28XOBuIeiKkFaHI_NSuhHQZVsGIFHr7U7UPE

蔣經國日記揭密!那些他恨的黨外人士:陳菊、許信良、康寧祥、殷海光

文 / 一流人

2020-07-15

瀏覽數 17,850+

蔣經國資料照

編按:1977年11月19日蔣經國日記記載:「難道只有選舉才算是民主政治?……但是又不能不辦!」在那個風雲詭譎、生死權鬥的年代,台灣命運是與不是的答案,面對黨內動盪與黨外潮流,不得不爭取民心的蔣經國,他是如何影響了台灣民主轉型的關鍵命運?(本文摘自《蔣經國日記揭密》一書,以下為摘文。)

閱讀蔣經國日記,除了關注他對黨內人物的評論,蔣對黨外人士的批評同樣吸引我的注意。特別是在上世紀70年代,日記中時不時出現這類的記載,這當然和黨外運動的崛起有關。

一、讓蔣痛恨的陳菊

圖/陳菊資料照。張智傑攝

其中,剛卸任總統府秘書長的陳菊,名字出現最為頻繁。從1978年6月到8月之間,蔣經國日記有以下記載:

六月二十八日記:「處理陳菊案」。

七月九日又記:「美國問我政府有關陳菊案所採取的蠻橫態度,令人痛恨,無可忍矣!美國人的做法既惡毒又愚蠢。」

七月十日再記:「陳菊案為一高度政治性之案件,處之以輕則將使國內反動分子益趨狂妄,處之以重則將引起美國之政治干涉,不論是輕是重,皆應以國家之利益為先,內奸外賊皆足以害我國也。」

七月十四日記:「為陳菊案,美國對我加以壓力和恐嚇,其行為之卑鄙下流令人痛恨,益增余深愛我中國之情操。國與國之間只有利益關係,不可稍存任何之幻想也。」

八月二十一日記:「美國大使竟在其使館接見我國之罪犯,行為之卑鄙可悲。美國私通國內反動分子並予支持行之多年,美國所做之事無不害人害己,不知我將忍至何時,嗚呼痛哉!」

陳菊19歲從五專畢業後,由於父執輩的淵源,成為宜蘭省議員郭雨新的秘書。此後多年,一直幫郭聯絡全台灣的反國民黨人士。陳菊活動力很強,不只將老、中、青三代串連一起,當時黨外和海外人權團體的聯絡,雙方資訊的流通也是透過她。她同時是許多禁書的重要來源,等於是流動地下圖書館。即使郭雨新離開台灣流亡到美國後,陳菊仍然積極到處活動。

事發背景是,警備總部在1978年6月中旬搜索陳菊的住處,一週後在彰化天主教堂將她逮捕。這是自「自由中國」事件之後,台灣新一波民主運動中的第一個逮捕事件。根據當時警備總部的紀錄,警總搜索她住處是因為接獲密告,陳菊在自宅中排印《選舉萬歲》,同時收藏有雷震的反政府文件。陳菊被逮捕後數日,美國大使館向台灣政府查詢案情,7月6日陳菊被釋放。

據江春男在〈陳菊逃亡記〉一文憶述,陳菊被抓關那段時間,以老康為首的黨外人士到處奔走,國民黨秘書長張寶樹召集安全局長王永樹、警備總司令汪敬煦、國防部長高魁元、外交部長沈昌煥協商處理原則,國民黨知道這是燙手山芋,有人怪罪警總闖禍,大家忙著善後,決定軟性處理。首先請台籍將領陳守山出面與她談話,其次找陳菊同學的父親吳俊才,以長輩的身分,糾正她的錯誤觀念。國民黨會議不只決定釋放日期,舉辦記者會,安排她訪問各地建設,還要輔導她到軍事院校圖書館工作,月薪一萬元左右;釋放前要嚴正告訴她是保釋而非結案,隨時可再逮捕,並對其錯誤觀念應適時導正云云,這種處理方式學名可稱之為「軟性威權統治」。

陳菊被釋放之前,要她簽一份自白書。陳菊根本不知道她即將被放出來,她有心理準備這一簽起碼要關3、5年。她簽完後,警總立刻表示她可以出去了,並說她的父親已經在外面等她很久了。陳菊一走進會客室,陳父老淚縱橫馬上跪下來求她不要再搞政治。原來警總凌晨即到宜蘭三星把她父親帶來台北。這一幕,陳菊永遠忘不了,但她極少提及。

對照日記的記載,很明顯如果不是美國的介入,陳菊不可能被釋放。而美國的介入包括大使出面過問、在大使館約見陳菊等,則讓蔣經國深感痛惡,日記中甚至以「蠻橫」、「惡毒」、「愚蠢」、「卑鄙」、「下流」等不堪的字眼形容美國的做法。但當時美國與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建交談判即將完成,台灣與美國的邦交岌岌可危,使得「陳菊案成為一高度政治性之案件」,對蔣經國來說十分棘手,「處之以輕則將使國內反動分子益趨狂妄」,「處之以重則將引起美國之政治干涉。」輕重之間該如何拿捏?難怪他會氣得在日記大罵老美以洩憤。

附記:本文5月26日於《蘋果日報》節錄刊出後,陳菊26日在臉書回應如下:

朋友告訴我,今天媒體報導蔣經國1979年的日記中,多次提到我的名字。當時我只是黨外的小妹,蔣經國筆下又痛恨又恐懼的不是我個人,而是黨外所追求的民主自由。

威權統治者打壓我們,說我們是反動分子,跟外國勢力勾結,現在聽起來很好笑。

其實,民主自由是普世價值,國際友人仗義執言,我們應該心存感謝才對。

雷震先生曾經引用宋詩「萬山不許一溪奔,攔得溪聲日夜喧,到得前頭山腳盡,堂堂溪水出前村」來鼓舞我們,果然,不管如何打壓,也擋不住沛然莫之能禦的自由民主潮流啊。

二、愛將變叛徒的許信良

圖/許信良(右)資料照。取自維基百科

許信良曾是蔣經國積極培養的本省青年,1973年獲國民黨提名參選台灣省議員,並順利當選。但此後許信良與國民黨的政治分歧越來越大,1977年,許信良連續出版《風雨之聲》和《當仁不讓》兩書,進一步對中國國民黨提出嚴厲批評,引來黨內同志的撻伐。

1977年台灣五項地方公職選舉,國民黨提名調查局出身的歐憲瑜參選桃園縣長,許信良違紀參選被開除黨籍。投票當天爆發中壢事件,後來投票所全部重新計票,最後許信良以22萬票對13萬票,高票當選桃園縣長。

1979年1月6日的蔣經國日記有以下記載:「中美斷交後,我對於如何與美方談判、中美間關係有關事宜,本已妥作安排,後來因為有暴徒混入學生遊行隊伍,毆打美國談判團後,使形勢從有利而反變不利,乃是一大不幸。而這些暴徒乃是反動派(許信良等)所雇用,而這些反動分子都是由美國特務所培養,我處境苦矣!」

日記講的是當時美國副國務卿克里斯多福率團來台,就台美斷交後進行談判時,發生群眾抗議事件,場面幾乎失控。從日記記載顯示,蔣認為群眾的抗議打壞了他的一盤棋,「使形勢從有利而反變不利」,但為什麼會怪罪到許信良頭上呢?原來抗議群眾都是從桃園過去的,前副總統呂秀蓮接受美國之音訪問時提到:「克里斯多福正式來談判,被一群憤怒的群眾包圍,後來知道都是從桃園來的,這些人斷交前一天晚上都還在聽我的演講,沒想到斷交果然發生,他們都非常地憤怒。」想來蔣經國是因為得知群眾都是從桃園去的,因此認定是許信良背後發動的,這也可以看出他對許信良從愛將變叛徒,內心的痛恨。接著1月23日又記:「反動頭目余登發父子因為通匪由警備拘捕法辦,明知此案必將引起政治後果,果不出所料,一群反動分子企圖集眾抗議,妥做處理後暫告平息,問題則仍在。」日記中雖沒再提到許信良的名字,但證諸事後許信良因參與高雄橋頭事件,聲援余登發父子,而於4月20日遭監察院彈劾,接著被公務員懲戒委員會處以休職2年處分,應當也與蔣經國的態度有關。

附記:許信良回應:蔣經國不是惡意栽贓他,但領導者不應偏聽特務系統所言,因為特務會扭曲事實、瞞上欺下,領導者必須以此警惕、引以為鑑。許信良說,當時黨外人士對台美斷交感到非常難過,怎可能去鬧事?鬧事者應該是蔣頭號大將王昇所策動,因為斷交對於蔣經國是很大的侮辱和打擊,為討好才策動群眾鬧事。

三、是敵非友的康寧祥

康寧祥是台灣民主運動的重要人物,也是少數與蔣經國有過來往與交情的黨外人士之一。

據康寧祥回憶錄記載,1972年底他當選立委,1973年2月就職,4月16日初試啼聲,針對違憲徵收的電話、電報臨時捐質詢行政院長蔣經國;10月再對省縣自治提出法制化,均未獲蔣經國回應。而在1975年質詢時,康寧祥首度將台灣抗日運動搬上國會殿堂。1975年康連任後,蔣經國曾數度邀請他到行政院辦公室茶敘,表示康寧祥質詢的台灣先民抗日運動史他聽都未聽過,聽得非常感動。

我在1975年4月6日的蔣經國日記上看到這段記載:「余在立法院提出總預算報告,康寧祥提出挑撥政府與人民、台籍與大陸籍同胞感情之質詢,用意惡毒,余以理直氣壯之態度答之,但由於激憤之情過盛,所以感到講話過於激動,有失一向保持的平和之道,事後頗為後悔,蓋小人之言,不必以如此之態度處之。」

就在前一天的深夜蔣介石病逝於士林官邸,日記寫有「兒痛不欲生」,在此特殊時刻,蔣經國仍不忘記下與康寧祥的答詢,顯示他對老康確實另眼相看。不過蔣雖然檢討自己答詢時過於激動,有失風度,事後感到後悔,卻又說康的質詢只是「小人之言」,犯不著為此生氣,可以看出至少在這個時期,蔣經國並沒有把康寧祥當作是諍友。

1977年地方選舉黨外頗有斬獲,受此鼓舞,黨外人士針對預定於1978年底舉行的中央民代選舉,成立「黨外助選團」。12月5日「全國黨外候選人座談會」召開,康寧祥上台專題演講,大為轟動。然而黨外聲勢浩大,也引起國民黨注意。在王昇主導下,國民黨政軍特成立「安基專案」,動員國家機器對付黨外。

1978年4月10日蔣日記記載:「內憂者在於國內少數野心家和卑鄙的敗類如康、黃、張、林之類,被共匪所利用從事破壞搗亂和打擊,余決以沉著堅定而對之。政治是不講情面的,絕不可上當。」康是指康寧祥、黃是黃信介、張是張俊宏、林是林義雄,顯示至少在那個時期,蔣經國不僅沒把康寧祥當作諍友,恐怕還視之為三合一敵人。

四、視如寇讎的殷海光

圖/殷海光資料照。取自維基百科

殷海光是戒嚴時期的自由主義代表人物之一,也是被國民黨政權打壓的代表性學者。他曾加入中國國民黨,擔任《中央日報》主筆,因發表的社論觸怒當局,被迫離開《中央日報》,轉任台灣大學講師。1949年11月加入《自由中國》雜誌,為主要編輯之一。他撰寫大量的政論文章,批判黨化教育、反攻大陸問題等時政。

1957年劉自然事件發生後,蔣經國邀請大學教授到他長安東路寓所餐聚,殷海光也在受邀之列。蔣在5月日記中有如下記載:「邀各大學中若干對政府時加攻擊之教授在家餐聚,相談甚歡。文化界的人如能動之以情,再以最坦承之態向其解釋各項疑點,則不難說服之。」

又記:「其中有殷海光者,年紀最輕,但是把自己裝成老資格,陰陽怪氣拒人於千里之外,初次相會一見即知此為傲橫之徒。常讀殷某反政府之文字,並不知此為何許人,今得見其真面目,乃證明『惡言出於惡人之口』是正確的說法。」

再記:「近月國家多事之秋,外有兇惡之敵內有壞人作亂,令人憂慮異常。在歷史上凡亡國者皆未亡於敵人之手,而亡於本身之爭奪。此一歷史教訓,此時此地吾人應切記於心,不可一時或忘。」

1960年《自由中國》被迫停刊,雷震入獄,殷海光大部分作品也成為禁書。此後,他不斷受到國民黨政府迫害,丟了教職,斷絕補助,生活起居也受到監視。他不堪身心雙重折磨,1969年病逝,享年僅49歲。

圖/《蔣經國日記揭密:全球獨家透視強人內心世界與台灣關鍵命運》一書,黃清龍著,時報出版 。

本來有個乾淨點的人出現了,但台灣人似乎不太喜歡乾淨的人事物………

歷史我必須留存,可不要被現在一些刪改過的教科書騙了。

=====

是的,國民兩黨都一樣,但為何我更討厭民進黨,因為你當初出來抗爭國民黨那些不公不義,如今變本加厲!這是人格誇張嚴重的瑕疵!

本來有個乾淨點的人出現了,但台灣人似乎不太喜歡乾淨的人事物………

若這樣做能讓大環境更好,違背自己的承諾,視為大愛

我有個朋友上個工作就是被老闆打壓,所以他開始無法出差,也做不了什麼事,就是坐冷板凳住冷宮,想當然爾他最後無法贏過上司,黯然離職……..

———-

本來邏輯上選上市長馬上又跑去選總統,而且當初也說過不選總統,我也覺得這種行為很糟糕。

但是我後來看到中央的打壓,要不到中央的資源,還怎麼做事?然後還要整天被抹黑被斷章取義洗腦的人攻擊,而且中央不做好中央的事,整天就搞小人步術,荒廢國政,早該換會做事且正派的來。

如今想真正好好為國家人民做事的鬥不過綠色共合體(所有黨派)被罷免了,是福是禍,且看且走………

#這就是我跟四川伯一樣覺得該去選總統的原因

#張善政團隊隨便做都比蘇團隊好

#留下歷史軌跡教育下一代正確的是非觀念

https://www.facebook.com/TAKAO.OFFICE/videos/2835406029901971/

了解美麗島事件

這篇論文我喜歡,不是一昧地站在因為人權訴求就可以為非作歹的團體那一方,比較公正點。

開文就能明白表示,這些抗爭的人不就是為了挑戰既有的象徵性權力,如今換成她們執政,不也常做些小人舉動來鞏固自己的權力? 妳要說兩蔣時代是惡魔,我倒覺得現在的當年黨外勢力才是惡魔,看到拿到權力後噁心的樣貌,餐桌禮儀都不顧了,重點年輕人還覺得無所謂。

其實可以看出美麗島事件,這些人被抓剛好而已,不然妳現在衝總統府看看,或是放火燒警備車試試?就不難明白當年這些人為何被抓?

當年政府是有讓你不能工作?沒飯吃?我覺得當年安居樂業的老百姓,每個都過得很好啊,貧富差距也沒那麼誇張,政府也有能力壓制財團炒地皮,不是一邱之貉,只有這些反骨的黨外勢力像癌細胞一樣蠢蠢欲動…….

如果妳是中共,64天安門妳鎮不鎮壓? 不鎮壓就等著改朝換代…….

當年政府有戒嚴,這些團體想要試探政府底線在哪裡,這就像嬰兒總想試探父母底線在哪?結果嬰兒的行為太超過了,當然是被教訓一下……

最後還是要說一下,當年大家口中可怕的政府,我受這個可怕的政府教育時是教育我要堂堂正正做個國家棟樑,是要我做個有禮貌、有四維八德的好人,可不是像現在一些學校(尤其是台大)培養一些鬥爭人士…………….

https://www.ios.sinica.edu.tw/journal/ts-13/1-2all.pdf

歷史是面照妖鏡-20200606罷免與許議長墜樓

內心有疑問: 高雄氣爆死這麼多人,治水買車箱,一大堆弊案,沒事 跑去選總統,很可惡 孰輕孰重? 正直的職位需要正直的人選 結果都是一些有道德瑕疵的人在這些職位? WTF?

罷免不意外,加速統一而已

議長墜樓倒是讓我很意外,只大我2歲阿,若道德操守沒有嚴重瑕疵,說的話正氣,就算是黑道,我還是敬重這種人,人無完人,起碼她在議會上的表現,我覺得很OK。

對於某黨失利,就要發起抗爭,光復什麼的口號,得利後呼籲大家不要再對立? WTF!!!!! 這種照妖鏡事件是給我女兒未來很好的教材之一

留下紀錄,將來噹我死黨用,如果說蓋摩天輪,太平島石油開採,跟人格道德瑕疵有很大的關係,我也會跟著幹譙,說這些的出發點哪個不是為了振興社會經濟? 即便有些或許天馬行空,但以前的古人說人以後會在天上飛,那時候不也是被認為是天馬行空?重點在於出發點的心態是什麼!如果中央一直卡我預算不讓我做事,有機會我也會要選總統,這樣不只高雄能得到該有的資源,全中華民國的國土都可以得到該有的資源,清廉的政治家,有何不可? 說人烙跑官員的GOOGLE一下 罄竹難書,歷史總是能打這些人的嘴臉,所以我要記錄一下歷史

說到歷史是面照妖鏡,真的GOOGLE一堆阿,人品、民生才是重點,可惜很多人不想要。

到底誰對台灣才有實質建樹?

目前比起來 兩蔣時代的國民黨以前的整體表現 的確比民進黨好太多 真正帶給台灣繁榮的是兩蔣國民黨的年代 那個教育大家 德智體群美 禮義廉恥 忠孝仁愛信義和平 的年代 民進黨唯一給我的印象就是社運起家 很會抗爭 但沒實質建樹

住在台灣的島民-你是什麼人?

天橋下聽說書

歷史典故:漢化的胡人,胡化的漢人

你到底是哪一國人?很有趣

黃埔軍校門口的對聯:

貪生怕死誤入此門、升官發財請往他處

橫批:革命者來

台灣夜郎國的人,要證明你不是夜郎國,請開始革命!

或許問題就出在:

中共在國際上的打壓,讓這些人師出有名的扇動台灣人的仇恨值。一邊打壓這是一定的 另一邊當然反抗也是正常 無限迴圈

#如果以前我的歷史老師是這位說書的我一定歷史很高分 #歷史很有趣

底下網友留言跟我不謀而合 ============== 我個人比較老實啦… 與其讓民進黨繼續玩爛台灣挑撥人與人之間的對立.破壞下一代的價值觀.掏空整個國家.. 乾脆就梧桐吧! 更何況很符合民進黨的期待啊.. 一天到晚恐嚇人民對岸會傷害台灣就好像恐怖情人一天到晚拿分手作籌碼!遲早會弄假成真! 至少到那個時候可以看看有哪些人是嘴巴愛台灣把自己說得天下無敵! 等到大難臨頭跑第一.. 跑不掉的馬上跪下來舔對方腳底說自己當初沒有支持民進黨! 

紀錄一下民進黨簡史,可以感受人渣文本的演變

紀錄一下民進黨簡史,想記錄是看法跟我雷同

台灣的民主自由並非民進黨的功勞,歸根究柢是經國先生願意開放改革,這很難得,人家說老歡顛,但經國先生是我看過最能跟上潮流的老人家,但他老人家萬萬沒想到,台灣人民素養不夠,造成台灣改革開放民主後每下愈況。

歷史與我自己在台灣的人生經驗來看,一個國家的強盛不再於你是專制還是民主,在於領頭羊是否勤政愛民廉潔,人民素養是否夠水準(教育或是鞭策)。

陳真,曾經是民進黨的黨員,有著崇高理想,直到現在,我覺得他還是保有中心思想,對清廉跟道德操守有一定堅持,這篇文章讓我明白其實還有比國民黨更腐敗的黨派。 以下這段話讓我敬佩: 當時促使我想退黨的一個近因衝擊是,在一次黨務會議上,我發言說,「本黨居然有人在買票!黨中央都不想處理嗎?」沒想到,我所熟識的當年黨主席姚嘉文竟然回應說:那些都是「小節」,「做大事者不拘小節,推翻國民黨才是大目標」。會議後,他私下拉我到角落,進一步對我侃侃而談這番「大」道理。但是對我而言,政治之乾淨、清廉與正直以及為人民謀取長遠福利,才是從政目標。

網路上文思革的文章 https://xn--m8t83jvx5c.com/2019/10/05/%e5%8d%a1%e9%9f%93%e6%94%bf%e8%ae%8a-178%ef%bc%9a%e6%b0%91%e9%80%b2%e9%bb%a8%e7%b0%a1%e5%8f%b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