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

2020 年 10 月
 1234
567891011
12131415161718
19202122232425
262728293031  

彙整

脫綠者-陳真醫生-看輕1988年後的綠色教派(民X黨)

「卡韓政變」完結篇(260):你站哪一邊?
陳真 2020. 09. 01.

在這綠油油的鬼島上,我底下這些話說過幾百萬遍了,我不在乎再多說一遍:

我們不可能「預知」一切是非善惡的必然「內容」(content),但我們能夠在「形式」(form) 上「預先」掌握它的不變本質。簡單這麼說:一切是非善惡如果具有一絲意義,那是因為它擁有某些內在本質,例如「一致性」;亦即在類似情境下,各種行為必然具有一致的內在判準;如果我做是錯的,那麼任何人做同樣的事基本上都是錯的;不可能我做是醜惡的,而你來做卻變成美不勝收。

當這樣一種「道德的一致性」被摧毀,道德便蕩然無存,更不用說什麼法治了。

一般人犯點小錯,馬上大牢伺候,但是當權的各路人渣們哪怕是喪權賣台貪瀆千百億,卻一點事也不會有,而且還會說自己清廉勤政,獲得腦殘們的熱烈愛戴。可謂好話說盡,壞事做絕。人渣黨及其支持者與文人走狗們就是這樣一些東西的幫派性組合。

有個慣用語叫「雙標」,亦即雙重標準。很多人說人渣黨就是奉行雙標主義。但我比較不習慣這樣看事情,太幼稚了。因為雙標之指控,乃是針對那些跟我們同屬一個水平面、同屬一個世界的對象,而不是拿來指控歹徒。

就好像我們會教導小孩要誠實,但我們絕不會指望或驚訝於詐騙集團的不誠實,我們絕不會說他們雙標。因為他們始終只有一個標準,那就是奪權斂財。而且,只要是自己人,騙得越大,撈得越狠,越會受到幫派成員的推崇與羨慕。

做為該黨的催生者,我常說民進黨誕生於1986年,卒於大約1988年左右,大約一兩歲就夭折了,被一群政治蟑螂給慢慢腐蝕侵吞了;黨名一樣,旗子也沒變,但是成員素質卻完全被取代,就像正常細胞被癌細胞取代一樣。

在這三十幾年來,這個黨至少說過一百種以上的美麗理想,從捍衛藍領到支持白領,從工運到農運,從食安到核安,從民主到自由,從人權到法治,從反美到左派,從反帝到反侵略,從反日到反殖民,從婦女到原住民,從水污到空污,從反族群挑撥到反歧視,從反貪污到反酬庸,從反媒體操弄到反教育洗腦,從反謊言到反暴力,從反資本主義到反黑金,從司法獨立到軍隊中立,從反分贓到反壟斷..等等等等等,你能夠在這一百種之中舉出一種理想是人渣黨所一以貫之真心追求的嗎?不可能!全部都是藉以撈錢奪權的謊言與藉口。包括所謂台獨,也全是用來詐財奪權的鬼扯蛋。

你看,當初反ECFA反得多麼凶狠,多麼正義凜然,人渣們個個像民族救星似的,誰膽敢支持ECFA,誰就會遭到人渣們萬箭穿心般的攻擊,打成台奸,打成全民公敵。但是,現在卻又是完全相反的說法,ECFA 居然變成台灣人賺取大陸數千億的好東西。

最近開放美國毒豬毒牛進口,也是一例。過去馬英九時代,即便層層管制,依舊被打成萬惡不赦的罪狀,走上街頭誓死抗爭,說要捍衛全民健康。現在人渣黨自己卻居然毫無尺度地全面開放,卻能說成偉大德政;就連明明有毒的東西,那個叫做陳什麼中的所謂衛生福利部長,居然說「吃一輩子也不會有事」,那他要不要讓一家老小(特別是小朋友)天天吃給大家看?看會不會有事。我願意出錢買毒豬毒牛讓他全家免費吃一輩子。

我常想起英文有句話說「render someone speechless」,表面字意是「使人啞口無言」。活在這個由美帝走狗人渣黨所全面掌控全面洗腦的鬼島上,許多時候我真是很無言;不管再怎麼荒唐惡劣卑鄙無恥的事,只要是綠色的,就不會有問題,而且會變成好事一樁;不管再怎麼前言不罩後語的謊話鳥話,只要出自人渣之口,就不會有問題,而且會變成正義之聲。

這個完全被控制的小島,根本沒有任何基本理性的空間存在,人民被洗腦成只要是綠色的,就不是問題;就算是個問題,也沒關係。反之,只要不是綠的,就算造福全民,就算是政壇罕見的善良正直之人,也必然會被抹黑攻擊得臭不可聞,變成人人喊打的過街老鼠,一如韓國瑜。

我想說的是,我還不至於笨到把人渣黨當成我的訴求對象。對於歹徒,只有繩之以法一途,而不是教他認識是非道理,更不是要求他行善走正路。我的意思是說,大家應該認清局勢,不要以為透過講理可以使歹徒放棄為惡,重點是在於權力掌握在誰手上,而非道理是站在誰那一邊。

經過「卡韓」這齣齷齪戲碼之後,我更認清了一點:#在這島上#選舉是沒有意義的。因為,#選來選去其實全是美國走狗,惟二兩個例外很快就被殲滅,一是洪秀柱,一是韓國瑜。一個直接換柱,一個間接卡韓,讓你好好一個人卻身敗名裂。

而且,只要媒體繼續掌控在美國手裏,選舉是要選個屁嗎?只要控制媒體,就能毫無困難地抹黑鬥臭任何一個人;就算是耶穌出來選也一樣,照樣能打成過街老鼠,抹黑得臭不可聞。

除了韓國瑜、洪秀柱、張亞中和邱毅等等之外,我想,在台灣解放之前,我絕不會再投票給其他任何一個人。甚至嚴格說來,除了邱毅和洪秀柱之外,投給韓國瑜其實也沒什麼意義。當世界局勢走到這樣一個局面,面臨攤牌,任何人只要反對一國一制或一國兩制,統統都不值得支持。

在某個重要意義上來說,島內事務根本無關緊要,打擊走狗更是從來都不是什麼重要的事。重要的是:中美鬥爭誰勝誰負。它不是國與國之間的鬥爭,而是至善與至惡的對抗;它的勝負結果恐怕將決定人類往後長遠的文明發展。每個人都應捫心自問,你打算站在善惡的哪一邊?

讀者也會看的其它文章: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