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

2022 年 9 月
 1234
567891011
12131415161718
19202122232425
2627282930  

彙整

柯文哲的問題

老實說我對柯文哲的人格也感到感冒,他還是最適合當外科醫生,不適合碰政治,最多就適合當行政院長,龜毛個性或許能把內政做好!

跳脫時事,回頭看一下柯文哲。

前些日子,柯文哲發了一篇貼文紀念李登輝,我們抓幾個重點來看:

1.「致力民主,推動總統直接民選,修憲及國會改革,終結萬年國會」。

2.「領導台灣寧靜革命,以最低的社會成本,成為民主自由的國家。台灣能以寧靜平穩的方式邁向民主,李前總統的貢獻當之無愧」。

3.「跨越黨派對話,共謀為民,而不只是相互攻訐、或虛耗停滯於內鬥」。

現在20~30歲的人,對1990~2000年的變化感受不深,而柯文哲平日素行良好,多數作為與評論還算正確,因此柯這段話,可能會給年輕人一個「李登輝是當代聖人、台灣民主之父」的印象。

但我走過,我知道,李登輝跟他所說的其實很不一樣。

曾經我也以為,開放總統民選就是民主,但其實並不是,民主不只是投票而已,還需要很多條件配合運作。

至於需要哪些條件,我會說:媒體要揭露問題、傳達正確知識、不受任何政黨控制,要有八成以上選民關心國事,每個人對每一個重要議題(e.g., 能源、教育、外交、國土規劃),要了解到能寫出半頁A4有邏輯論述的程度,民意要能被落實,政策執行必須尊重專業,政府要依法行政。

顯然我們距離這些條件太遙遠了,幾乎可以說沒有一項滿足,現在是如此,26年前也一樣,事實是根本沒有幾個人了解國家政策,也沒有幾個人真的了解候選人,在民眾認知混沌的情況下,貿然開放總統直選,表面是民主,實際是民粹,是讓政客有最大的意識型態操作空間,用多數愚昧去碾壓少數清醒的人。

所以馬英九早些年反對總統直選,是有道理的,而且一旦開放,這權力就收不回來,再加上李培養的陳水扁、蔡英文等等,都是操作民粹的高手,二十多來的政治惡鬥、政策災害,再到如今指鹿為馬、腐敗不堪的政局,追根溯源,李登輝要負很大的責任。

走過90年代經濟榮景的人,若覺得這跟自己認知不同,可以回想一下,自2000年以來,南北是愈平衡還是愈歪斜?實質收入是變高還是變低?生育率是成長還是下降?教育是變好還是變差?升學競賽是愈公平還是愈不公平?政治是愈平和還是愈對立?答案應該很清楚才對。

柯說「寧靜革命」,但只要打開電視,就會知道過程一點不寧靜,而且李也不是為了民眾革命。

柯說「最低的社會成本」,但單是凍省一款,賠上的社會成本就大到無法計算。

柯說「不只是相互攻訐、或虛耗停滯於內鬥」,更是完全與事實相反,如果時光倒回1996年,你會發現當時意識型態的鬥爭並不亞於今天,選舉在區分本省與外省人,政府在推本土意識文革,地下電台日復一日瘋狂放送對國民黨的仇恨意念,全台到處都在內鬥,同島並非一命。

柯早些年是人所共知的深綠,一直到他第一當台北市長都是如此,據他說,他是一直到2018年,有了前瞻計劃,他才知道民進黨「比國民黨更黑、更凶」,又一直到親眼看見蔡政府阻擋BNT,用國家權力護航高端,他才知道民進黨沒有「道德良心」。

早先他也支持陳水扁,一直到他當台北市長幾年之後,才發現過去做得最好的一任,其實是黃大洲。

還有,二三十年來他都反核四,他一直認為核四出事就要疏散30萬人,他根本不管核四的防災設計長什麼樣子,不管斷層到底在哪裡,也不管海嘯威脅有多低,他就是拒絕接受「核電是最安全的發電方式之一」這個物理事實,他之所以對核四還有那麼一點保留,只是因為他認知到缺電而已。

「執念」干擾了柯對事情的認知,對李登輝是如此,對巿政、民進黨、核四也一樣,他一旦認定了某人某事,大腦就封閉起來,非得要等到自己走到那個位置,親眼看見事情發生,自己也跟著受害的時候,才能清醒過來。

柯文哲是很聰明,但一樣也有先入為主的執念,不夠open mind。

無論如何,他仍然是相對健康的政治人物,起碼他還會認錯,檯面上已沒有多少良幣,我們只能儘量推他往正確的方向走,未來的路還長,希望他能撐下去,不要被認知作戰打敗。

————————-

小額贊助,支援廣告費用,對抗認知作戰

銀行帳號:(012) 725168882895

街口帳號:(396) 908239124